“坐班”制与莫扎特的悲剧_光明网

“坐班”制与莫扎特的悲剧_光明网
作者:王秋海  艺术是靠幻想和“做梦”完结的,不能画地为牢。作曲家会出人意料接触琴键把脑海里的音符付诸音响;画家要把形象涂改在画布上,占的空间很大,他人也不肯与音响和脏兮兮的颜料搅在一起。艺术家特殊,不合群,所以坐不了班。  19世纪前的欧洲状况远非如此。那时的艺术家不只要“坐班”,还要以奴才的身份坐。乐工只能在宫殿或教堂里谋一份差事,和宫殿里的家丁、管家、厨子的位置无甚两样。欧洲的等级身份是世袭制,底子无法跨越,便是如雷贯耳的巴赫也要像下人相同穿戴奴才制服上班,所写的音乐也要由其主人指定,大体是宗教礼拜、宫殿庆典或讴歌某位贵族的内容。他和海顿、莫扎特都写出了光辉的音乐,真实了不得,因为他们是戴着镣铐跳舞。假使他们不像其他家丁那样坐班,听凭幻想力天马行空,会给人类奉献出愈加绚烂的音乐。  莫扎特比其他音乐家还特殊,5岁就能演奏出华美的乐曲。他父亲望子成龙,在莫扎特很小的时分就带着他周游欧洲,为宫殿贵族表演。父亲的照料体贴入微,贵族对他的演技拍案叫绝,幼小的莫扎特就被宠坏了,误认为凭仗自己的天资,受雇任何宫殿都没问题。其实他错了。在贵族眼里,他永久是个“家丁”,虽然他能够给皇帝演奏,能够坐在皇后的膝盖上撒娇,但人家仅仅觉得他别致罢了。所以莫扎特不得不在欧洲奔波达十年之久,一是许多宫殿对他猎奇,二是怕久留一地他人对他的音乐失掉爱好。在意大利时,他投合斐迪南大公的口味,写了《阿尔巴小夜曲》庆祝后者的婚礼,其实也是期望能让大公永久雇佣他。而奥地利皇后劝大公说,“这种人像个乞丐似的满世界跑,会让你的宫殿名誉扫地。”  莫扎特想让自己成为贵族宫殿的座上宾,却永久无法跨越贵族与布衣之间的距离。  莫扎特具有丰厚的幻想力和放浪形骸的精神世界,但也不能没饭吃。多年巡演生计完毕后还得找个固定作业,因为没有宫殿乐意雇他,只得回到出生地。正巧一个风琴师逝世,他就补了缺。全国贵族一般黑,萨尔斯堡宫殿大主教卡罗勒多以不屑的情绪告知莫扎特,除了完结宫殿安置的作曲使命外,每天都要到宫殿签到坐班。莫扎特松懈惯了,常常不出面,遭到卡罗勒多的痛斥,骂他是无赖。  1780年秋天,德国巴伐利亚宫殿请莫扎特写一部歌剧,莫扎特请了6个星期的假前往慕尼黑。虽然卡罗勒多老大不甘愿,但巴伐利亚大公毕竟是公爵,开罪不起,遂牵强赞同。11月写完歌剧《伊多梅纽》后,莫扎特的假日快到了,就照他父亲说的把假日了解成从写完歌剧开端算,因为还需要时刻和乐队排练。就这样一向拖到1781年1月。这时卡罗勒多因为父亲病重,赶往维也纳,无暇顾及莫扎特。直到3月12日,莫扎特才接到大主教的信,让他马上从慕尼黑动身前往维也纳与主人碰头。可想而知,莫扎特遭到其主子的痛骂和凌辱,让他认清自己奴才的身份。  5月初,卡罗勒多勒令莫扎特搬出伯爵宅第,让他另找居处,又在5月9日勒令他当即搭乘马车回萨尔斯堡送文件。莫扎特说时刻短无法成行,大主教就骂他恶棍,并要挟停发他工钱。  这不啻最终一根稻草,他其时就说辞去职务不干了。卡罗勒多听后多大吃一惊,因为他觉得像莫扎特这样一个位置卑贱的仆人,能找到一份宫殿乐工的差事已经是万幸,居然还敢提出辞去职务。当晚莫扎特写信给父亲,说自己的做法令他心旷神怡,有种莫名的高兴。又说假如他持续像个奴才似地忍下去,他的健康和心思都会遭到极大损害。  不幸的是,在他离职后的十年里,因为贫穷和欠债,他健康状况反倒日薄西山,35岁就英年早逝了。可见其时艺术家不依托贵族,就只有死于贫穷。海顿等艺术家也是这样事必躬亲的,低三下四地做着奴隶。总算,大主教赞同了莫扎特的辞去职务,从此他就成为了欧洲历史上第一个走上自在之路的艺术家。  今日的游客蜂拥至萨尔斯堡仰视一幢两层的黄色小楼,那是莫扎特新居。游客不停地摄影留影,认为莫扎特在那里度过了夸姣幼年和欢愉韶光,殊不知这里是莫扎特最憎恶的当地。连他身后骸骨也没掩埋那里,而是与罪犯、流浪汉为伍埋在了维也纳。

此条目发表在yabo.com分类目录,贴了, 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